二类教材—综合实践活动
综合实践活动课程的问题与意义


作者:张华 转自宁波教科网

综合实践活动课程试图解决的问题是体现生活世界对学生发展的价值,试图追求的意义是帮助学生在反思、体验生活中学会生活、热爱生活。因此,在我国基础教育课程体系中设置综合实践活动不是权宜之计,而是永恒课题。

一、学生的生存危机

任何课程改革,只有从儿童的生存状态出发,才是道德的;如果仅从某种社会需要出发,漠视儿童的生存状态,那就是工具化的或不道德的,终究会被儿童所抵制、抛弃。

我国当前正在进行的基础教育课程改革旨在构建素质教育课程体系。它所针对的问题是“一切为考试而教、一切为考试而学”这一应试教育价值观所导致的学生人格的扭曲和生存危机。

学生的生存危机在我国当前的基础教育中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主要表现在:

学生不能好好睡觉——健康的权利被剥夺。试想,一个尚处于成长和发育中的孩子,迫于各种学业压力,晚上11点之前无法睡觉,这种“教育”还能称作教育吗?据上海市医学科学技术情报研究所2004年的抽样调查,上海市中小学生的视力不良率为 54.24%,高于2000年的48.6%,比1949年的4.35%上升了11倍。目前,上海市小学生视力不良率为 29.48%,初中生为61.08%,高中生为72.16%。须知,作为发达地区的上海,还算是我国学生学业负担最轻的地方之一。

上海尚且如此,广大中西部地区的学生又该处于怎样的煎熬之中?一个不能保护儿童健康成长的社会,是没有前途的。在这种情况下,再去用“头悬梁、锥刺股”的所谓“优良传统”去要求孩子或藉以自慰,是极端残忍的。因此,当前课程改革乃至整个教育改革的基本任务是采取包括立法在内的各种有效措施把孩子的身体从成人功利主义的驱使中解放出来,让他们好好睡觉,享受应有的健康的权利。

学生不能充分运动、游戏、参与社会实践——生活的权利被剥夺。总体来看,我们的学生没有在生活着——不论在学校,还是在家庭,而是在通过“刻苦学习”为将来的生活做准备。他们不能在充分运动、游戏和参与社会实践的过程中享受生活的乐趣,只能在无尽的“题海”中接受训练、经受苦役。上海电台新闻频率与华东师范大学心理学系联合调查显示,上海6岁至12岁儿童中, 78%感到“不开心”; 63%不愿求助父母;79%认为父母苛求。孩子的哭诉令人心酸:“学生、学生,要‘学'还得要‘生',可现在我们是生不如死!我实在不明白这种教育能培育出什么样的 ‘人才'!我感到快要崩溃,身体快要四分五裂……唉,我的人生之路还很长,不能就此倒下。呜呜呜……谁能救救我!”我们的基础教育变成了巴金老人的梦魇:“在我靠药物延续生命的有限的日子里,我始终摆脱不了梦魇的折磨,我给一位朋友写信说:‘使我感到痛苦的是看见孩子们失去他们的童年。'”教育是学习者所希望的发展行为,是高质量的生活。如果不顾学习者自己的愿望,就无法把学校和监狱区分开来,因为人在监狱里也有发展。当前课程改革乃至整个教育改革的又一基本任务是归还儿童过自己生活的权利。

1  2  3  4  5  下一页  







资源更新

[图片素材]  小学语文一年级上册    
[教师用书]  后记    
[教师用书]  总复习    
[教师用书]  ⊙ 七巧板    
[教师用书]  ⊙ 设计自己的运算程    
[教师用书]  复习题    
[教师用书]  回顾与思考    
[教师用书]  3 等可能事件的概率    
[教师用书]  2 频率的稳定性    
[教师用书]  1 感受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