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语文—四年级上册—十二 雪—下雪的早晨
艾青与孩子:那发亮的眼睛


艾青与孩子:那发亮的眼睛

——欣赏艾青的诗《下雪的早晨》

 

在北大荒的黑土地上,曾留下诗人艾青的足迹。他的诗以思想深刻、语言明朗、气势宏大而著称。

我曾在1989年的金秋十月,在北京中国美术馆里与他有过交谈,还向他介绍了八五二农场孩子们的版画作品。他很高兴,因为八五二农场是他生活过的地方。那时他的腿摔伤了,坐着轮椅。给我印象最深的是那宽阔的额头与紧抿的嘴唇,沉默中发亮的眼睛如此深邃。我很喜欢他的《下雪的早晨》一诗,写于195611月。虽然不如《礁石》等诗引人注目,却摆脱了当时文学图解政治的时潮,是一颗天然的珍珠,散发出迷人的光芒。艾青是大诗人,大诗人写小题材,往往小中见大,挥洒自如,意境清新。第一段是这样写的:

雪下着,下着,没有声音,

雪下着,下着,一刻不停,

洁白的雪,盖满了院子,

洁白的雪,盖满了屋顶,

整个世界多么静,多么静。

前两句重复雪下着,下着,造成一种连绵不断的飘落感,虽然出语平淡无奇,但很快营造出冬天的氛围,读起来十分悦耳。后两句洁白的雪更是加深了美好的意象,转换为视觉的村庄画面,达到寂静无声的效果。无边无际的洁白叫诗人的思绪也在扩展,由冬天的雪花想到夏天的露水:

看着雪花在飘飞,

我想的很远,很远,

想起夏天的树林,

树林里的早晨,

到处都是露水,

太阳刚刚上升,

一个小孩,赤着脚,

从晨光里走来,

他的脸像一朵鲜花,

他的嘴发出低低的歌声,

他的小手拿着一根竹竿,

他仰起小小的头,

那双发亮的眼睛,

透过浓密的树叶,

在寻找知了的声音……

这个孩子一出场,就展开了湿润、清新、美妙的一幅水彩画,展示了画家出身的艾青在描绘自然环境、塑造人物细节上的功力,也融入了自己的童年生活。在晨光、露水、歌声的滋润中,手拿竹竿的赤脚孩子,一心在寻找知了,别的什么也不用想,不用愁。这是人的一生中最无忧无虑的时光,是用金山银山也换不回来的快乐假日,是人之初,性本善的完美呈现。在大自然的怀抱里,这种可贵的好奇心得到施展,就能转化成未来的创造力,被诗人发现了,他喜欢孩子那双发亮的眼睛,在寻找知了的声音。接着,诗人用一个电影中的特写镜头展示孩子的劳动成果:

他的另一只小手,

提了一串绿色的东西,

——一根很长的狗尾草,

结了蚂蚱、金甲虫和蜻蜓,

这一切啊,

我都记得很清。

在抒情诗中,细节的描写非常重要,高明的诗人往往多用客观细节,避免主观抒情的表面化导致内容空洞。如杜甫在成都草堂写下老妻画纸为棋局,稚子敲针做钓钩,好像只是纪实,不是抒情,却是颠沛流离后更渴望平稳生活的诉说。艾青用画家的眼睛去观察,先看到孩子的另一只小手,提了一串绿色的东西,再看才分辨出一根很长的狗尾草,结了蚂蚱、金甲虫和蜻蜓。这个观察过程相当科学,符合画家在写生时先观察大体,再缩小到局部,最后细致入微的习惯。在这个树林里,能学到多少课本上没有的生物知识,得到多少课堂上没有的野外生活感受!抓这么多的小精灵不仅要注意力集中,眼疾手快,这是一种锻炼身体的运动,也为孩子写作文提供了丰富的生活素材。就像一张白纸很容易画上颜色,童年、少年游戏中受到的自然教育往往会影响人的一生,最容易被孩子接受,比在学校可能产生逆反的教化更有实效。法布尔就是因为从小喜欢观察昆虫,坚持不懈,最终成为法国最有成就的生物学家。现在的家长和学校,不懂得顺其自然,硬把孩子关在屋里,补数学、补英语、练书法、练钢琴,不让孩子和大自然接触,连节假日也不让孩子休息,不仅违反了孩子的天性,也影响了他们正常的身心发育。

我们很久没有到树林里去了,

那儿早已铺满了落叶,

也不会有什么人影;

但我一直都记着那个小孩,

和他的很轻很轻的歌声,

此刻,他不知在哪间小屋里,

看着不停地飘飞着的雪花,

或许想到树林里去抛雪球,

或许想到湖上去滑冰,

他决不会知道

有一个人想看他,

就在这个下雪的早晨。

瞧,孩子无意之中的好奇心与举动,构成了清新难忘的画面,给了诗人多少灵感和快乐,让已经是父亲的诗人深深地惦念:可爱的孩子,如今在哪间小屋里赏雪呢?冬天那孩子该玩什么呢?是到树林里去抛雪球,还是到湖上去滑冰。但天真的孩子怎能知道有一个陌生的诗人在想他呢?根本不知道,在那个夏天的早晨,他已装饰了别人的梦,让这个树林美到了极致,构成了人与自然最和谐的关系。我们很久没有到树林里去了,那里早已铺满了落叶,也不会有什么人影,这朴素深沉的诗句留下绵长的愁绪和怀念。写这首诗时,艾青正处在人生最艰难的时期,婚姻的苦恼始终缠绕着他,丁玲和陈企霞被冤打成丁陈反党集团时,他在批斗会上仗义执言替他们争辩,受到了牵连,前途暗淡,命运莫测。此时此刻,他多么想念树林中那个单纯而快乐的孩子和那宁静的晨光啊。

果然,一年后阶级斗争升级,艾青被错划成右派,并被开除党籍,解除一切职务,心情一度十分低落。王震将军为了保护他,让他远离是是非非的文坛,于1958年带他随十万复转官兵来到遥远的北大荒,任八五二农场林场副场长,受到北大荒人的尊重与爱护。在北大荒长达半年的漫漫冬季,当黎明的风雪扑打着门窗,犹如出征的乐曲,他又经历了怎样的下雪的早晨呢?是否又想起北京郊外那个轻松美丽的夏日,正在寻找知了的孩子呢?

艾青之子,画家艾轩曾回忆说:父亲不喜欢孩子,对童年的他很冷淡,晚年时也后悔过。我相信他说的是实话。但在这首诗中,我们却分明看到了一个喜欢孩子的艾青,非常真实没有半点虚假的纯朴感情,完全没有意识形态束缚的个人视角,对童心世界的真正理解,不是一般的作家可以做到的。

这首写给孩子看的童诗,写得那么美妙,却修饰极少,近于白描。以浅显的语言,孩子的稚气,顺应孩子的天性和小小趣味,用优美的情节吸引孩子,感染孩子,启迪孩子,而不是强加给孩子道德说教或难以消化的思想,因此值得向大家推荐。

摘自“龙之府”(http://www.sbncxxg.com/